说不完的马海明(图)

  马海明,这位朴实的农家子弟,这位普通的乡镇干部,用执着,用坚韧,用顽强,打开了重渡沟百姓致富之门,诠释了一名员的责任与担当。“咱官不大,但咱这个名头大。”马海明离开我们4年了,回忆起这句话,依然掷地有声,感人肺腑!

  6月29日,《河南日报》在一版头题位置,刊发了已故栾川县潭头镇原副镇长马海明的先进事迹,引起全省各界的强烈反响。

  此前的6月26日,洛阳市组织了一场马海明先进事迹报告会,报告会成员分别是马海明生前的领导孙小峰、同事刘海峰、重渡沟村支部书记贾文献以及他的女儿马凌鸽,他们与马海明相识相处,相知相伴,真切感受到马海明,真心懂得理解马海明,对马海明有着最朴实的情感。他们向台下的1500多名洛阳市县处级以上干部讲述了马海明生前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四位报告人报告结束后,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尹晋华现场发表了即席讲话,对马海明的事迹给予了高度评价。

  现在,我们将尹晋华书记的讲话摘要整理,予以发表,希望对全省各级党员干部有所启发。

  刚才四位同志的报告,讲得非常平实,没有修饰,没有拔高,都是一个一个的故事,简单的串联起来。我坐在下面听报告的时候,心里就想,我们现在缺少什么?我们不缺物质的东西,生活很富裕。但是马海明在干什么?他有一马当先的勇气,他不怕困难、不畏艰险,想别人没敢想,做别人没敢做,重渡沟开发之初,群众觉得开发旅游不可能,经常叫他“马大煽”,甚至能写出“马海明,滚!”可他淡淡一笑,没有埋怨,没有埋怨老百姓不理解他,仍然苦口婆心地去尽力说服群众。

  他开会说话的时候,下面老百姓交头接耳,甚至没人听他说。他说,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懂了,下次就会有俩人听懂,慢慢大家就会接受。他甚至跟着一个农民走几里路,一路上喋喋不休地在说如何开发重渡沟,如何能让重渡沟富起来。他去推介重渡沟,一大早到公园门口给人家鞠躬发传单。他这种一马当先的精神,才是我们最缺乏的。www.555715.com

  马海明的职务不高,但他说“我的名头大,我的名头是员”,在座的同志多数都是员,我们能不能理直气壮地讲出这句话?我们在座的同志职务都比他高,他满打满算临死之前也就是个正科级的干部,但他的胸怀,他的事业心是那样的深邃和宽广,他敢做前人不敢做的事情。刚才报告团的同志说得好,现在重渡沟的日子好了,但18年前是什么景象?重渡沟有棵菩提树,菩提树下是佛祖诞生的地方,过去,老百姓经常讲,是救苦救难的活佛,马海明不就是重渡沟群众的“佛”吗?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今天人们到兰考见焦桐而念焦裕禄,在大亮山极目绿海而想杨善洲,在重渡沟苍翠竹林中而思马海明,这不正是我们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留下了令人睹物思人的政绩吗?面对马海明,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我们任上能干什么,任后能留下些什么?

  我是纪委书记,每年查处的案件历历在目。我们有些高级干部,生活已经很富足了,但贪得无厌,以权谋私,胃口之大令人咋舌,几百万,上千万,几千万。我们有很多干部爱算账,一算我担任哪个级别几年了,找领导说调整干部是不是要考虑我,调一次干部告一次状,调一次干部乱糟糟,提拔了别人都是不该提的,提拔了自己早该提了。马海明一个科级干部,都能做这么伟大的事业,我们在向组织要官的时候、心理不平衡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摸着胸口想一想,我们为这个国家,为老百姓,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对得起老百姓吗?

  马海明虽然破衣烂衫,穿的是拖鞋,卷着裤腿,满脸黝黑,但人格是那样的伟岸,精神是那么的充实。他没有一点谋私的打算,所想到的是怎么样为老百姓办好事,一生清正廉明,坦坦荡荡,与他的思想境界相比,我们难道不感到汗颜吗?

  人要有一点精神,我们作为公职人员,要谋天下之公。马海明一个科级干部,能做这么伟大的事业,真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榜样,我们不能在听的时候,感动一阵子,我们真正要学到心里头,用马海明的精神来激励我们自己。我们还穷吗?我们比比马海明;我们还苦吗?我们比比马海明。比比他,我们还有什么自私的东西不能够抛弃呢?而他在清苦之中,他是幸福的,因为他有理想、有信念、有追求,马海明是伟大的,他的伟大无愧于人的名头。

  在这次“三严三实”的教育当中,就是要以我们身边的马海明为榜样,引导党员干部好好追问一下自己:我们每个人肩上的重任怎样去担当?我们能不能都像马海明那样,一马当先、拼命实干?我们同马海明的差距在哪里?

  马海明说到,我死了化成骨灰,也要去壮重渡沟的一棵竹子。肥料不同于一般的泥土,肥料还有滋助的作用,老百姓需要我们去引领、去引导、去滋养。我们人,我们公职人员,如果都有我们就是肥料这种思想,如果我们都像马海明那样,真心实意的、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何愁不能开创我们伟大事业的新局面?5

  俺村有376户1400多口人。俺村现在名气可不小,是国家4A级景区,更是“中国农家宾馆第一村”。全村95%的农户都经营家庭宾馆,现在人均年收入3万多元,全村有轿车150多辆,家产超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农户越来越多。

  1997年大年初四前晌,地上还存着多厚的雪,我想着大过年的,应该没啥事儿,就去打牌了。正打着,俺媳妇跑过来叫我:“赶紧回去吧,海明哥来了,找你有事!”

  我回去后,海明哥说:“赶紧拾掇拾掇,换换鞋,咱上山看线路!”我一听说上山,当时我都不想去,下这么大的雪,山又高路又滑,万一出点啥事儿咋弄?海明哥,咱还是不去吧?海明哥一听说不去,也有点生气:“恁好的雪景,不给它照照多可惜,快点换换鞋,走!”

  没办法,只好跟着海明哥走,从乱木沟翻到金鸡河,地上雪很厚,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走到没门沟,海明哥东瞅瞅西看看,看见半山腰上有一块大石头,他就喊我:“文献,你看这块大石头多像乌龟。”说着他高兴的拿着相机就往山上爬,刚爬到半坡儿,正准备照,脚下一打滑,他从半山坡上滑了下来,手上举着相机掉到沟底,我一看这情况,大声喊着:“海明哥,海明哥……”急忙到他跟前一看,他手里拿着相机,人像雪人一样,当时我说:“海明哥咋样?”海明哥笑着说:“没事儿,就是腿有点不得劲儿”我就开始埋怨海明哥:“不让你来你非来,今天多亏没出大事儿,要是出点大事儿,我回去咋跟嫂子说……”俺在这儿歇了一会儿,他又一拐一拐地带着俺下幢过河,又走了七八里才到南沟,大冷的天,海明哥满脸都是汗。

  还有一次更险。有一年5月的一天,为了考察旅游环线,海明哥叫上我和村会计赵金山、李虎娃等人,带上干粮,打算到西沟的水帘洞去看看。

  上午10点,我们来到没门沟。再往上走,根本就没有路。只能拉着树枝,拽着羊胡子草,踩着石头,一步一步往上爬,大家的手都磨破了,衣裳也挂破了,树叶可厚,地下老湿,爬着爬着,海明哥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忽然打了个滑叉,一家伙滑出去很远,俺几个看着他往下滑,眼看着他往下滑,没一点办法,多亏前面有一棵小树挡住他,俺几个爬过去一看,哎哟,真吓人呐,差一点他都掉到那一百多米的深沟里,真要掉下去,命都不会有了,现在想起来心里都后怕。海明哥还开玩笑地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重渡沟的旅游肯定能搞成!”海明哥老母亲听说这事后,老是担心他,说:“儿啊,我们家就你一根独苗,老的老,小的小,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咋活?谁给我养老送终?”5

  开发重渡沟真是千难万难,说起来最要紧的有三大难:一是没钱难;二是改变群众的思想观念难;三是宣传推介难。

  钱的问题虽然让人着急上火,可改变老百姓的思想观念,一点儿也不比钱的事儿容易。其中涉及部分群众的切身利益,办起来是

  村民胡高朝在菩提树下有一个磨房。为了建菩提树广场,他的磨房被拆了搬到河对岸,半年后为了修路又被拆了。胡高朝把磨房搬到宅基地附近,没想到后来景区山门扩建,他的房子又碍事,又被拆了。胡高朝很不理解,为啥开发重渡沟,我家

  在重渡沟开发之前,老百姓的主要经济来源是竹子,沟里上自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十来岁的小孩儿,人人都会拿起竹刀破竹篾,编竹帘子。为了开发重渡沟,首先要修路,修路就得砍老百姓的竹子。大家想一想,当时重渡沟开发八字还没一撇,修路砍老百姓的竹子,拆人家房子,为了保护生态资源不让人到山上砍柴,沟底那一点平地还得做停车场,老百姓就认为是你马镇长断了人家的财路和生计,因此一部分群众不理解,认为马镇长来开发旅游,就是来“祸害”重渡沟人的,夜里不知谁在售票房的墙上写上“马海明滚蛋”。

  但是马镇长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常跟我们说:“老百姓不理解,是因为没有尝到旅游开发的甜头。要拓荒重渡沟,首先得拓老百姓思想上的荒,老百姓就是天,老百姓就是地,老百姓也需要

  我到了重渡沟后,听到村民明里叫马镇长,暗地里却叫他“马大煽”。这个外号可不是夸奖他,“大煽”在我们当地是光说大话、不干实事的意思。我很吃惊,马镇长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外号?就暗地里打听,原来,为了开发重渡沟,转变村民的思想观念,他是见了重渡沟村民,不管人家在干啥,就得说上一阵子,把重渡沟开发的前景描绘得非常美好。

  有一次,马镇长召集村民在菩提树下开会,马镇长激动地说:“咱们重渡沟这水、这竹子在咱洛阳可是独一份儿!要是把这里开发成旅游景区,将来你们家家户户住楼房,家家户户开宾馆,你们人人都能当老板,过几年你们家家户户都能开小汽车,坐到自己家里就能数票子了。”

  话音还没落,一个村民组长就接起来说:“咱这破房子烂屋自己都嫌瞎,城里人会稀罕来住?我们现在吃个油盐酱醋都得去赊账,你还说开宾馆?还开汽车?还当老板?马镇长,我觉着你真是个大煽板子。”“马大煽”的外号就这样传开了。

  群众叫他“马大煽”,马镇长一点也不生气,他说:“我觉得我煽得还不够,我非把重渡沟煽得红红火火!”因此,他该讲还讲,该说还说。5

  就在前段时间,有天早上,母亲跟我说,昨天半夜腿又抽筋了,你爸不在,我就只能自己揉揉……后来呀,还是睡不着,我就打开柜子,拿出你爸的包看看。

  那个包,是父亲的老朋友,跟着他十几年。从开发重渡沟的时候,父亲就提着这个包,里边放着相册、记事本、电话本。后来父亲得了高血压,那包里又放进去了降压药。

  有一天,母亲对他说,你大小是个国家干部,这个包太旧了,再买个新的吧。父亲摆摆手说,不用不用。然后他俩一起上街找了个修鞋的师傅,把那个包打了两块补丁。后来父亲还用着这个包。他走的那一天,这个包就陪在他身边。

  在别人眼中,父亲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不讲吃,不讲穿。可是,在我眼中,父亲是一位非常细心非常严谨的人,对待工作他真的是特别讲究,力求完美。他虽然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是特别爱学习、爱钻研,在撰写《情系重渡沟》的时候,总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抠,一句话一句话地磨。

  我还看到过父亲整理的抱犊寨风景区房间陈设采购表。那些表格有二十页纸那么厚,表格清清楚楚,字迹工工整整,详细收录了需要摆放的物品上千件。比如:花瓶三个,鸡毛掸一支,毛笔五支,笔架一个,镇纸一个,宣纸十张……那东西多的,我连念都念不完!每天心里都装着这些事儿的父亲,哪有时间去讲吃讲穿呢?母亲常常说:“我觉得你爸出车祸时,肯定心里想着工作,开车分心了!”

  2010年暑假在家,父亲拉着我去看他设计的草图。在一张A4纸上,他用铅笔画了两杆步枪交叉起来的平面图。我当时看着这张图,觉得真的很普通、很平常。直到同一年的冬天,他又带我去抱犊寨景区玩,到东门一看,我一下子就震惊了。那一刻,脑海中浮现的是半年前的那张A4纸,眼前却是这座高大雄伟、结构复杂的山门。就在一瞬间,我忽然看清了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也明白了只要静下心来,一点一点去干,一点一点去做,理想就能变成现实。

  父亲常说,人,要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他兴趣广泛,爱好文学、书法、历史、地理。开发旅游的过程,能够使得他的特长得到发挥,那么多在外人眼中的困难,在他那里都不是困难。他非常乐观。还创造性地编写了很多天马行空的传奇故事,为重渡沟的景点增加意境。

  2011年夏天,我和表妹一起,在重渡沟租了一个门面,取名“异想家”。四年来,很多人不理解我,甚至有人问我“你东南大学研究生毕业就准备一辈子租个门面,开个缝纫店?”其实,我心里是这样想的,世界很大,路还很长,我想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那么,就从重渡沟开始,从父亲奋斗过的地方,让我的梦想在这里扎扎实实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如今在重渡沟的每一天,我都过得很踏实。我总觉得,父亲就在重渡沟的青山里、翠竹里、泉水里、田野里。他时时刻刻在鼓励我、见证我去发现美好、创造价值。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我的父亲,用他短暂的人生诠释了这十六个字:懂得生活、理解人生、创造价值、贡献社会。5

  我和马海明同志是工作中的好搭档,我们曾经两度在一起工作,时间长达十年之久。

  我在潭头镇当了3年多镇长,开过不少的会,可是有一个会,过去快20年了,仍让我难忘。

  那是1996年8月15、16日两天,潭头镇党委、政府召开扩大会议,确定潭头镇新的发展思路。

  15日下午,轮到海明发言,他说:“潭头镇下步发展,应该把旅游开发作为重要内容加以考虑,把九龙山、重渡沟开发出来。”当时,这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提法,是一个全新的理念,与会的人员都感到惊讶。

  16日上午,进入会议的讨论发言阶段,谈到旅游开发时,大家发言十分激烈。有人说,搞旅游一要资金,二要人才,三要经验,咱们都没有,这事搞不成。还有人说,我觉得重渡沟最好还是搞小水电站合适,投资小,效益大,来得快,还没有风险。

  在镇里拍板之前,马海明非常动情,他讲了去外地考察实实在在的感受,他讲省、市专家对重渡沟的高度评价,他讲重渡沟这好山好水不能“睡大觉”,他讲重渡沟老百姓得拔掉穷根。最后,镇党委、政府决定:开发重渡沟旅游,海明兼任旅游资源开发公司经理。

  有一天,海明到我的办公室非常郑重地说:我想辞去副镇长。他说:重渡沟开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开弓没有回头箭,不往下推进前功尽弃,可是我乡里分管的工作又不能耽误,这样两头牵涉精力难以兼顾。

  我想为了重渡沟,宁可把副镇长辞了也要把这件事情做成功。我一听心里放下了,对海明说:你说的情况我前天陪领导去重渡沟也发现了,很多设施必须马上完善。这样,今天咱们不再说,我开一个班子会议大家讨论讨论。

  在班子会议上党委政府班子伙计们都不同意海明辞职,一致同意将海明分管工作调整一下,让他集中精力抓重渡沟开发。

  有一年10月,郑州来了一位开发商,将重渡沟考察了好几天,然后找到马海明说,咱们合伙经营共同投资重渡沟怎样?

  海明问:你打算投入多少,投资商说;投50万,但是我来控股。我打算让你来管理,一个月工资不低于4000元,给公家干啥时能落个好?干到九十三天不还是那个样?不如趁早给自己找条后路!

  一个月4000块在当时相当于海明七个月的工资,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海明听了先是一愣,接着说:你说的条件确实不错,但是你是想叫我“卖国”呀,开发重渡沟我就没有想到咋吃咋卷,要是为了自己,别人不把我脊梁骨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