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小故事 周恩来尘封半个世纪的合影牵出一段秘闻

  1997年秋,河北唐山冀东烈士陵园纪念馆基本陈列的改陈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在设计中共早期著名理论教育家安体诚的一组陈列展示内容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张周恩来、安体诚等在日本留学时的珍贵照片,从而揭开了这段历史珍闻的一缕面纱。

  照片是1921年毕业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的安体诚烈士的遗物。早在1958年冀东烈士陵园落成时就作为烈士遗物入馆收藏。安体诚当年在保存这张弥足珍贵的照片时,依每人所坐或站立的位置,用他特有的清晰工整的毛笔字一一标明了参加合影的每个人的字或号。当时,他为周恩来标记的不是本名,而是“翔宇”,故这张照片竟在文物库房中沉睡了近半个世纪。

  照片中前排坐有5人,安体诚依次从左至右用横排的楷体毛笔字标明为:“辅青”“翔宇”“洗凡”“子纶”“存斋”;后排立有4人,在前排的标明之间插空竖排标有“永滋”“东美”“冠贤”“朴岩”。

  国博的专家们据有关史料分析,完全肯定了照片上合影的9人,包括周恩来和安体诚在内,都是当时由天津南开中学等学校留学日本的中国学生在东京成立的爱国组织——新中学会的会员。

  其中,“翔宇”是周恩来的字,“存斋”是安体诚的字,“东美”和“冠贤”即周恩来在南开中学的同学刘东美和童启颇。辅青是杨永兴的字,“洗凡”是马汝俊的字,“子纶”是张国经的字,“永滋”是于树德的字,“朴岩”疑为黄开山的字。

  周恩来是在1917年从天津乘船抵达日本东京开始自己的旅日生涯的。就在他到东京的前两个月,比他早半年从天津南开中学毕业的童冠贤、高仁山、刘东美等人,与由天津水产学校、天津法政专门学校到日本留学的杨扶青、李峰、黄开山等人,共同在东京发起成立了“以联络感情砥砺品行、阐明学术、运用科学方法刷新中国为宗旨”的留日学生团体——新中学会。

  周恩来加入新中学会的时间是1918年5月19日,介绍人是童冠贤。当天,他在会上做了发言,并将“哲学的思想,科学的能力”两句话赠予大家。此后,周恩来曾多次参加学会活动。

  1919年4月中旬,已决定“返国图他兴”,回国探索中国新的革命途径的周恩来,是取道神户港回国的。离开日本前夕,他在风光旖旎的日本“千年古都”——京都,留下了优美的《雨中岚山》等4篇诗文,以及这张与新中学会会友的珍贵合影。

  位于右一的是照片的主人安体诚(1896-1927),字存斋,笔名存线年初,经李大钊、于树德共同介绍加入中国。1922年5月,安体诚受李大钊派遣到京奉铁路,以合法身份为掩护,领导工人运动,与著名工运领袖邓培一起,先后领导了山海关和唐山两地的铁路工人大罢工。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安体诚在上海龙华英勇就义,香港好彩堂来料中心,时年31岁。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曾多次提到安体诚,深情地说:“这个同志非常好!”

  合影时在前排居中而坐的马洗凡(后以“马洗繁”名世),是河北昌黎人,他在天津南开中学与周恩来有同窗之谊,在日本与周恩来关系相当密切。后留学于美国芝加哥大学,曾长期任中央大学法学院院长。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后,他特意帮助中央大学学生自治会邀请到刚刚到重庆不久的周恩来到中央大学做了《第二期抗战形势》的演讲,并亲自主持了这场引起极大轰动的演讲会。之后,他与周恩来多次交往。令人遗憾的是,抗战胜利后不久,他就病逝了。

  照片中分别位于周恩来和安体诚左侧的杨扶青(1891-1978)和张子纶(1894-1959),都是河北乐亭人。在送周恩来回国后,他俩也于同年从日本学成归来,到马洗凡的家乡昌黎县创办了以新中学会的名称命名的新中罐头食品厂。杨扶青回国后,与同为河北乐亭县人的中国创始人李大钊建立了比较密切的关系。1924年6月,杨扶青冒着生命危险从新中罐头公司拿出500银圆,资助李大钊率领中国代表团赴莫斯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1978年2月,杨扶青突发心脏病去世。

  在京都合影时位于后排右起第一位的于树德(1894-1982),是天津附近静海县人,与照片主人安体诚在天津和日本京都同学长达12年之久。1921年李大钊选派他作为新中学会代表到苏联出席远东民族大会。1927年安体诚烈士英勇就义后,他不负好友临刑前的生死相托,冒险将两封遗书辗转带给烈士的亲友。1982年,九龙印刷图库看图区,他在北京逝世。

  (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直接联系我们,我们会进行删除或者协商许可使用事宜。联系邮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